珍爱每个墙头

还没爬墙的朋友
和我一起抱团取暖好不好qwq

或者说,带我找组织也好啊

【Grimm】【NR】《你不知道》(下)

撒土。我爱他们,我不能爬墙。
一看完结日期我才发现自己有多久没更。
顺便说一下,以后文都放sy了_(:з」∠)_

——————

21

人不应选择欺骗,因为一旦后悔,你必将倍受煎熬。

R已深刻认识到这点。在他拿到钥匙,又选择拿回去的时候。所有的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连说话都变得无比艰难。

Grimm眼里的怒意与眼底的受伤令他不忍直视。他大概明白Nick用了多大的毅力才克制住自己没将他撂倒等——作为他应受的惩罚。

心中的酸涩将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击溃,他露出了男巫的面目。

Nick在那一瞬愣住了。

Renard知道,在他心里,爱与信任正无声崩塌 。

22

两人相距三米站立着,彼此不言。

Renard看见男人嘴唇动了动,似乎要发出质问,可这质问的声音久久没有传来。他几乎就想要让Nick问,逼他问个清楚。

但男人终究什么也没有问。

汽车尾灯消失在Renard的视线里,带走了一切声音。

Renard惊觉自己已一身冷汗。

23

Renard请了两天假。他需要一点完整的时间思考,思考眼下的麻烦们。同时,也是为Nick留一点空间。

装着爱情魔药的小红瓶在他手里上下颠倒,打着转。

他在心里认为有什么不对劲,但他说不出来。

24

“我们需要谈谈。”Grimm说。

25

当他们都冷静下来,沟通变得很简单。

Renard向Nick坦白了自己的身份,并为他科普了有关大陆另一块地方的某些信息。

……

“钥匙究竟有什么用?”

“我也不知道”

……其实他不该这么答的,理由显而易见。

“我姑妈是你派人……”

“我已经给了那个人教训。”

Renard避开了这个问题。Nick听懂了,没有追问。

……

有个问题或早或迟总会被提出,漫长的交谈后,Renard等到了它。

“你答应我,是因为我是格林,还是为了钥匙?”

26

仔细听啊,Nick给了他所有的选项,又没给他选项。

Renard沉默了,他本该回答都有,但他说不出口。

于是他的反应成了Nick眼里的默认。

27

Renard看见Nick向自己走来,他以为他们会打起来,但没有。

Nick微微抬着头,与他对视。

Renard低头,下一秒重力夹杂疼痛,携着天旋地转向他一并砸来,让他的大脑空白了片刻。

他被Nick按在了地上。短暂的对视里,他分不清对方眼里到底包含多少情感,最终,Nick慢慢失了力般地,松懈地将头埋在了他的肩上。

Renard并未对此感到欢喜,因为这不代表和解,亦不代表原谅。

28

Nick为他放低了自我,他在等待一个答复。

29

Renard又怎能再伤害一次这个人。

其实有些事他早就明白。

波特兰的王从不需委屈自己,其实有求于人。他总归会想出达到目的的方法,即使再艰难,他也不会迁就。

30

再多的话语比不上最原始的三个字。

一切在不经意间宣之于口。

气氛沉静了半晌。

31

“我知道。”

32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恋爱中的人是傻的。

在这里可以做一个补充:

恋爱中的人也容易认为对方是傻的。

33

Renard万般不愿,又不得不承认:

他自始至终都小看了Nick。

34

魔药被又一次放回了酒柜,Renard不再打算用它。

从一开始,这个方向就是完全错误的。

Nick对他的爱本身,比任何魔药更强大,也更真实。

他根本不需要魔药。

35

他们都关系仍有待修补,Renard相信自己能做到。

这一次,用真心。

36

波特兰的王与他的格林在一起了。完整,坦诚地在一起,并做好了迎接一切风暴到来的准备。

虽说没有几个人知道。

37

直到很久以后,他们的同事才对此有所察觉,才有Wesen不知从何处得到了消息。

“听说了吗,波特兰的王和那个格林在一起了!”

茶余饭后,一名Wesen对另一名Wesen说。

一传十十传百……传到了越来越多的人耳里。

从朋友处听说了这个消息的作为最早知情者之一的Monroe笑了笑。

你不知道,他们早就在一起了。

【Fin】

2017.11.17

【Grimm】【NR】你不知道(中)

仅为表示自己没爬墙……短更,很短……码字困难ing
这篇幼稚言情还有一更就完了。
——————————————————————

【中】

13
Nick小瞧了他男友的职业能力。
Renard发现了拖车的存在。
跟随Grimm来到停车场,在后者专心翻书时走了进去,成功使男人在一瞬间乱了神情。
“Sean,我……”很快平复了平静的Nick开口,注视着伫立原地打量拖车的男友,解释道,“这些是……”
“等一下。”Renard摇头打断了他的解释,蹙眉翻开了一本书,“Nick,你从来没说过自己有这种奇怪的爱好。”
Renard的惊讶还真不是假的。乍见这个凝聚了Grimm多少代智慧传承的地方,任何Wesen都不免会感到震惊。
“这些,只是我的个人爱好……”Nick干咳了两声,“这种志怪之类的。”
“很独特的爱好。”Renard半晌后评价说。他没有追问,并选择性忽略了Grimm眼里一闪而过的松了口气的神情。他在思考别的,例如,钥匙。
Nick牵起他的手,带他离开了拖车。
“明天周末,你有什么计划吗?”Nick微笑着问他。
“你安排吧。”Renard回答。

14
Renard家的酒柜里放了一瓶魔药,它穿着红衣,安安静静立在小角落里。Catherine对他的要求向来有效率,只是Renard没想好让Nick喝下魔药的时机。

15
Renard又一次在拖车里抓到了Nick。
这次的男人淡定了许多,见Renard翻看他的书,并未过多阻拦。Renard一目十行阅读着书页,突然皱起了眉。
“这……”他指着其中一副图画对Nick说,“与我们的一个死者很像。”他知道这句话的后果。
Nick阻止不了自己看书,阻止不了自己提问,却无法向自己解释书中与现实交织的离奇问题。自己让他陷入两难境地。
果然,男人拿起书扫一眼就合上了。
“巧合而已。”
Renard轻轻挪开他的手,将书打开,指着另一页道:“这里也是。”
Nick深吸了一口气:“我不知道怎么解释。”
他无法解释。无法向Renard这个职业技术比他还精湛的人解释。
他无法欺骗,亦无法欺骗到Renard。
“我会等你的解释。”
Renard说。

16
在半个月后又一次抓到Nick于拖车后,Renard真的得到了一个解释。

17
这是Nick第一次带Renard到他的好友家去。Monroe是一个与他身高差不多的男人,虽说算不上认识,但他们互相眼熟,毕竟在PD里见过好几次。
“呃……Cap.Renard?”他向Renard问好。
简单几句问候过后,气氛突然就冷了下来。Renard坐在沙发上,对面是窃窃私语的Nick和Monroe两人。他们在商议什么。
终于,Nick将头从好友头边挪开,郑重转向Renard:“Sean,请耐心听我说完一些事。我想要告诉你,那些你一直让我解释的东西。”
Renard点头。
于是Grimm的世界经由他人之口,又一次出现在了他脑中。

18
Nick从发现自己是个Grimm起,介绍Grimm与Wesen,再结合工作中碰到的实际案例,将一切细致讲来。
听完后,Renard沉默在原地久久没有言语。这本就是最符合他的反应。
“Nick……”许久后他开口说,“这些都太不对了。”
“我没疯,Sean。我能证明。”Nick说道,语气认真而坚定。
Nick与Monroe对视一眼,于是Renard眼睁睁看着Nick的好友Woge在了他面前。

19
Monroe是一个狼人。
他在确定Renard看清自己的脸后就变回了原样。
Nick见Renard呆呆的,以为他被吓傻了,快速坐到他旁边,将他揽住。他不知Renard是对亲眼见到他们的组合很惊讶而已。
Renard承认,他对Grimm的认知,早已被Nick这个异类颠覆了。

20
回去的路上Renard一直没说话,Nick用缓慢的语调对他讲述自己成为Grimm后的一些细节,以及局中一些案子的真实内情。
Renard心想,这对搭档编报告的能力真的很不错,有些天衣无缝到连他都没看出来。然而他将这个想法忘在心里,不准备追究。
这晚,是Renard第一次从Grimm的角度认识这个世界。
下车前,Nick扳过他的脸,轻轻吻了上去。
“很匪夷所思,是不是?”男人的眼瞳在黑暗里泛着微光,“我也这么认为。”
Renard发自内心地回答,是。

【Grimm】【NR】你不知道(上)

原作:Grimm

cp:NR

分级:应该是G

预警:

可能太傻了点。

纯属是想看他们谈恋爱却写不出来,结果一不小心就带上了小言风。

原著第一季背景,敢看的就看下去吧。

ps:一直觉得吧在这个世界观里,wesen们知道出现了一个Grimm后,难道不是会疯传吗?怎么遮也遮不住的那种。Nick活得其实比我想象中安稳[趴_(:з」∠)_]

Summary

如果一开始Nick喜欢的就是Sean。

1

Potland出现了一个Grimm的事很快就在Wesen中传开了,然而知道其真实面目的人不多。

不过也不少。

鼠精们集体见过这个Grimm,他试图帮他们解决过问题。

某些狼人与猪妖表示自己有过同样的经历。

类似事件林林总总有不少,成为了Wesen们饭后的常驻话题。

Grimm从童话里走了出来,谁能没有一点好奇呢?

2

Renard没有。

3

Grimm最早的出现就已经成了他的麻烦。

先发制人没有成功的他反而给自己埋下了仇恨,所幸Grimm没发现这些事与他的关联。

Grimm的出现在他用心维持的平静中激起波澜。

他带来了麻烦,使Renard不得不出手把某些挑战自己权威的人肃清。

Renard对自己名义上的手下Nick•Burkhardt,这位新觉醒的Grimm,真的一点都不好奇。

4

指派给Adalind的任务迟迟得不到进展,不管对Nick本人下手,还是对他的朋友下手,都成效甚微。

Renard难以猜测Grimm的心是怎么长的。

他一边做着正直好上司,一边观察Nick的动向。

终于找到了一点端倪。

5

Nick在离开办公室时总会发生短暂的动作延迟,很轻微,但他察觉得到。

Renard不抬头也知道后者在看自己,他突然抬头,捕捉到过男人眼中一闪而过的慌乱神色。虽说只有一次而已,但足以让他产生怀疑。

他觉得很疑惑,自己应该没暴露才对。

于是他继续观察。

6

Nick成功解决了两个格林杀手,令Renard充分意识到了他的价值。他让Adalind更努力寻找钥匙,同时发现自己与Nick似乎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氛围。

对相处时的古怪气场,他找不到原因。审视自己,排查手下,一无所获。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思维方向完全错了。

当某个日本人闯进他家,将他家翻了个天翻地覆,把他绑在椅子上逼问托金索斯之币的下落,他在心里暗讽,并思考对策。

他不知道的东西,再怎么问都没用。

而日本人的离开与救援人手的到来几乎是前脚后脚。Renard艰难睁眼,看见了最先冲进来的Nick。

男人灰绿色的眼里布满焦急,眼底是愤怒与难以察觉的愧意,还有某种绝不该出现的,令Renard震惊的神奇。

他希望是自己看错了,然而Nick的反应在下一秒击碎的他的希望。因为那神情太过明显,以至于Grimm自己都有所察觉,并为此出现了一丝慌乱。

向七宅发誓,Renard真的被惊到了。

7

“Cap……”Grimm欲言又止。

Renard揉着被勒出紫痕的手腕,抬眼看他。

“您知道了,我……”Nick压着打颤的声音,说得小心翼翼。

Renard点头,用沉默回应。

8

当你遍寻无路时,有一条捷径突然出现在了你面前,走不走?

Renard不想走。因为在他看来,这条捷径长满了荆棘,只会在欺瞒上叠加又一层欺骗的伤害。

但似乎真的别无他法。

这座城市的秩序正在被某种力量缓慢破坏,它的上空,乌云在凝结。

Renard不知大雨何时会倾下。

9

于是在几天后的早晨,重归工作的Renard在听完Nick的案件报告后,叫了他的名字。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说出了这辈子说过的最俗的话语:

“我记性很好,你呢?”

回答他的,是后者疑惑片刻后陡然睁大的眼,与其中震惊的,不可思议的神情。

------------------------------------------------

TBC

上面有(fei)点(chang)像第一季梳理了一遍,因为本来是要写详细的,后来成了大纲文。

10

Nick是一个好的下属,也是一个好的相处对象。他不浪漫,却很会察觉他人感受,这种品质或许可以被形容为体贴。

Renard从不知道Nick有这样的一面。

他们间当然不会存在少女般的粉红泡泡,那不是彼此的风格。他们相处的模式很平常,比起以往只是多了些时间分享给彼此,并没有让同事们知道。

Renard知道Nick是真的喜欢自己。这从他的每一个神情,每一个动作里可以看出。

这着实令他有一点愧疚。

所以当Nick又一次用吻表达爱意时,他在心里默道:

你不知道。

11

Grimm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他不知道身为Grimm的意义,不知道这个身份究竟代表了什么。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庞大,多错综复杂。

他不知道大陆另一端有太多或古老或强大的势力的存在。

Renard想,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是什么,做过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他,因为……

Renard对此感到头疼,这一切Nick迟早会知道,可自己的理由却一直无法编造完整。

得知了真相的Grimm可能会令他所有的努力功亏一篑。

也许,他需要借助巫术的帮助?

像爱情魔药一类的。

12

Renard找到了Catherine。

巫女听了他的要求,心思稍转便明白了他的用意。她问:“魔药肯定有副作用,您确定要这么做?”

Renard思考了片刻,轻轻颔首。还是所谓,有备无患。

------------------------------------------
打一段发一段吧……最近有点忙。
大家还记得A有个妈妈在第一季还活着吗(感觉妈妈的巫术厉害些)

应该不糊了……

【Grimm】【NR】《当你发现上司是……》03

我还活着,出去了十来天没时间写东西而已_(:з」∠)_
短更,这章太长写不完被我拆了两半,先发上来吧
----------------------------------------------
波特兰的夜晚常不安宁,混杂热闹、冷清与罪恶。不时有人类或Wesen借夜幕遮掩,无情地破坏他人安宁。

Renard本站在落地窗边俯瞰夜景,享受一整日工作后的放松,却被突然覆盖而来的气息猛烈冲击了大脑。

“啪”的一声脆响,盛有醇香酒液的玻璃杯摔在了地上,碎成晶莹的片碴。

他即刻断定这是来自一名哨兵的冲击,油然而生的怒意顿时烧满胸膛。他盯着地板上的一地碎碴深呼吸了几下来将心情平复,随后沉默着将之扫起,收拾干净,将碎片单独装在了一个垃圾袋中。

Renard扶着前额倒在沙发里,他没什么放松的心情了。他知道,自己被发现了。

那名哨兵很强大,也很有侵略性。

他从不知道波特兰有一个这么强大的哨兵,或许是外来者?

他用来压抑向导属性的巫术已经越来越弱,他能清楚感受到擦肩而过之人的情绪。快乐、愤怒、悲哀、愁闷……各式各样的情绪从四面八方冲击他的大脑,直要把人摧残。

记忆倒回一个月前。

如果早料到可能会发生的事,Renard绝不会接受Adalind的邀请。

他们在一家法式餐厅共餐。

Renard去过那里,知道那里的菜色很不错,而它的性质决定了这顿晚餐必将十分漫长。

在暖暗的灯光里,舒缓的音乐声中,他们聊了不少。Adalind是不太愿意聊公事的,尽管她没表露,但Renard看得出来。

Adalind说自己又钻研通了一种巫术,这东西Renard自己不擅长,他在意的只有这对收服Grimm有无帮助。

“我需要效率。”他对Adalind说。巫女微微垂下脸,轻轻点头:“明白。”

家族的人快逼近了,Renard知道自己不能急,但这个险已经冒了,进度必须要赶。

餐后甜点的到来暂时打断了二人的谈话,Renard吃了一口他并不喜爱也不讨厌的甜食,讲要出口的言语突然被另一种思绪打断。

“味道怎样?”Adalind注视着他,带着些许期许的神色。

“……这是什么蛋糕?”他轻微蹙起眉头。口感不差,但吃起来有种奇怪的感觉。

“我做的,来之前交给了他们,”Adalind说,“对哨兵有放松精神的效果。”

Renard明白这是Adalind用了某种巫术做出来的了,他倒不怀疑Adalind会害他,只不过……

“下次别这样了。”他摇了摇头。

听到他的话巫女在垂下眼睫的同时松了一口气:“我会继续努力的。”她说。

这件事本身本来没什么,但Renard发觉自己对情绪的接收渐渐多了起来。本来只是如蜻蜓点水般平和的波动逐渐扩大,情绪在他脑中交织成复杂而缭乱的网。

他清楚的记得,这个扩散,是从吃下那个蛋糕的时刻开始的。

他开始思考一切可能的原因。

之后他有意无意问过Adalind,她自己有没有吃过这个蛋糕,后者一凛,解释说如果自己向导吃了会对精神壁垒有冲击作用,又解释说自己找客户哨兵吃过的没问题。

她没有捕捉到Renard脸上转瞬即逝的精彩表情。

【Grimm】【NR】《当你发现上司是……》02

Nick回到了公园里的案发地点。

前夜是下着雨的,雨水或许冲走了一些线索,但总会有蛛丝马迹遗留。

从监控上没有得到任何结果,这不是令Nick烦恼的。超出常人多辈的嗅觉让他闻着腥气的同时捕捉到了许多细微的味道,比如香水味,再比如,某种淡淡的,他说不出来的味道。

他其实都说不准那是不是味道,称它为一种存在还差不多。它似乎代表着有什么人来过这里,在这里停留过,Nick知道,这就是那名向导,那个凶手。

他觉得,犯案的不是一个人。因为这里的气息给了他这种直觉。

原来有两个向导?

想到这个词,他下意识的一颤。血液里的天性让他对被冠以这个名词的群体本能的追寻与保护——尽管他整整二十几年来的人生履历里只见到过十几个的活着的他们。

但无论如何,竭尽全力抓到凶手,是他身为警探的职责。

不会因私心而懈怠。

然而Nick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全身心投入工作。

随手拿起一个文件,没看几个字,大脑就会进入茫然状态。和Hank说话,没一会儿就被“嗨”的声音从神游中拉回,就连写个字,笔尖都会自动游走成曲线图画。

“伙计,你有点不对劲。”Hank在第三次把Nick从神游中拉回后说。

Nick揉了揉一点也不酸胀——相反,无比清明——的脑袋,觉得感官接收到的每一条信息都清晰过了头。他模糊回答道:“可能是吧……嗯。”

“Nick,你回家休息休息吧,你最近太累了。”最后,Hank这么说。

Nick觉得自己不太对劲。

平常吵人的声音似乎被加倍放大了,空气中的味道变得刺鼻,思维变得不清楚。

他坐在车里,甚至能听到一个街区外有只猫在翻墙。

他觉得自己不是感冒了,这种情况前所未有,于是他来到了香料店。

Rosalee正在给客人配药,看到Nick到来有点惊讶:“Nick,你有什么事吗?”

“对,”Nick点头,他已经开始头疼了,大量外界因素的刺激让他的大脑一团混乱,“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你有什么药可以……安神之类的吗?”

“安神?”Rosalee奇道,“Nick,你怎么了?”

Nick捏了捏鼻梁,深吸了一口气:“……感官太过清楚,亢奋异常,根本无法宁下心——天知道这是怎么了。”

Rosalee隐隐有了一个不好的想法:“Nick,你该不会得狂躁症了吧?”

“不,不是狂躁症。”Nick当然从初中课本里了解过这个东西,然而有些不同,他重复道,“不是。”他这么年轻的哨兵是不会患狂躁症的。

思索一会了后,Rosalee问道:“那你最近接触过向导吗?”

Nick怔了一下:“我去过一趟向导协会,但应该没碰见向导。”

“你的症状很像是被向导影响的结果。”Rosalee说。他们交谈间,在地下室帮忙的Monroe走上来了,他听完Rosalee的叙述,突然瞪大了眼:“Oh,天哪,Nick!”

“……怎么了?”

“你很像被引发到结合热了。”狼人快速说道,“我以前有个朋友,他也经历过这个情况。”

“怎么会……”他压根没接触过什么向导。

“Nick,放开自己的大脑,你没有找到什么与你呼应的东西吗?”狼人仔细地引导,“好好感受一下,也许有一个向导正在呼唤你,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Monroe……”Nick试图打断异想天开的好友,然而他的话噎在了喉咙里。

精神力在无意之中悄然释放,沿着城市的地面寸寸蔓延,攀爬过建筑,略过人群。

有被侵略者向Nick发出警告,然而精神覆盖的领域仍在扩张。

城市的立体图景展现在了他的眼前,一草一木清晰可辨,Nick从不知自己的精神能延伸如此之广,在广大地域里不停穿梭。

终于,他似乎发现了什么。

混在万千大众里,将自己伪装成不起眼的一枚,那个个体完美隐藏着自己,内敛而强大。

他几乎迫不及待凝起精神,向那一点狠狠戳去。

“Nick!”

Rosalee和Monroe大声的呼喊将他拉回了现实。

“你刚才怎么了?”好友关心地问道。

Nick感受到自己急促的呼吸,疯狂的心跳,以及从强烈震撼中醒来余悸感。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找到他了。”

他说。

【Grimm】【NR】《当你发现上司是……》01

哨向AU,第一季背景,有私设

围观了群里大家对坑的讨论,突然觉得我也可以把之前写了一半的拿出来挂挂_(:з」∠)_

Summary

Potland警局接到了一个新案子,有人一大早在公园发现了一具尸体。

死者对于警察们来讲并不陌生,不过谁也没想到,他刚被从牢里放出来,就永远失去了清醒的可能。

“你觉得这是怎么做到的?”Hank仔细打量着死者其状狰狞的脸。

“谁知道呢。”Nick摇头。他不自觉嗅了嗅晨间的空气,他闻到了草香,尸体的腥味,以及一种若有若无的味道。

很陌生。

01

似乎到了犯罪分子高度活跃的季节,PotlandPD里人人忙得不可开交,到处充斥着交谈声,脚步声,翻动纸张的沙沙声,及敲打键盘的噼啪声。

虽说已经习惯了这一切,但Nick还是烦恼地揉了揉眉心以驱赶这些不断响在自己脑袋里的嘈杂。

“Nick,法医的报告出来了。”Hank伸出手,神情严肃地递给Nick一份文件。

Nick接过来,从上往下一行行浏览,在瞥到“死因”一栏时目光一顿,挑了挑眉,抬头望了回去。

Hank递给他询问的眼神:“你觉得呢?”

放下文件,Nick起身抓起外套:“走吧,我们去向导协会。”

不是因为Wesen,不是因为化学品,死者是一名哨兵,死于强精神刺激引起的突发形狂躁症。

凶手只能是一名向导。

一名攻击性向导。

全Potland登记的向导不过几百名,出于法律保护,他们的信息不能被随意查看。

Nick一走进向导协会的大厅,就感受到几道目光瞟向自己,但没人说话。

两人向接待人员亮出警徽,表明来意后,被领入了一间办公室。

“我们接到一个案子,需要您的协助。”Nick对办公桌后的女士解释了自己二人的来意。

“什么?!”听完案件叙述的女士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毫不掩饰自己吃惊的神情,“你说,一个向导?”

Nick认真点头。

女士神情严肃:“哨兵,我想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想我知道的很清楚,”Nick回答,“不论真相如何,有一名向导杀人了。”

“不,我指的不是这个。”

“那是……”

“用精神使哨兵陷入急性狂躁症,你仿佛在开玩笑。”女士摇了摇头,“这不是寻常向导能做得到的,我们登记在案的,没有有这种能力的向导。”

所以说他们要找的,是一名隐姓瞒名在茫茫人海中的向导。

“我还是想查看一下附近向导的资料。”Nick说。

女士点了点头:“这恐怕要等一段时间,让我来把档案翻出来,不过你还得先填个申请。”

毕竟协会高度保护向导安全。

Nick将文件交给Renard时,看见对方眉头凝起一个严肃的弧度。

与普通命案不同,涉及哨兵及向导这类特殊人群的案子总会格外敏感。

“你确定你可以办这案子,不用交给其他人?”Renard问Nick。

Nick的哨兵身份可能会给他造成一定困扰,比如被向导影响一类的。

“没问题。”Nick认真点头。

“好吧。”Renard在文件最后签下名字,目送Nick离开。

手机铃声恰在这时响起,犹豫片刻,他接了起来。

“你没事吧?”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担忧与不安。

“暂时没有。”Renard用波澜不惊的声音回答,顿了顿,他说,“你自己也注意下。”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

“……对不起。”

Renard没有回话,他按下挂断键,继续办公。

TBC

-----------------------------------------------------------------------
应该不会坑的,毕竟走向我都想好了……之前的那篇没写是因为原剧忘了正在从头看,虽说速度奇慢……

【Grimm】【NR】《Wesen们的格林童话》7~9

7

“You must be kidding.”

“I hope so.”

“你们真觉得这方法可信吗?”Adalind仰头翻了个白眼。

然而信不信它们此时都得信了。

三只猫因此怀着各异的心情爬去了他们唯一熟悉的Grimm家,并成功截住了后者。

这便是事件的全部起因。

生活真像童话。



8

对于一人三猫来说,这个周末过得像地狱。

Juliette没想到自己的兽医职业在过去几年里一点都没影响到Nick,Adalind对自己的掉毛烦恼不已,Renard……Renard他就没好过。

Nick则对一地的猫毛头疼万分,而他想给他们洗澡,却在激烈的斗争中演变成了给自己洗澡。

“他竟然要给猫洗澡!”Juliette觉得这简直不可理喻。

“而且还是三只。”Adalind难得的表示赞同。

最终他们还是被Grimm一个个按到了水里,Renard是最后一个,他拼命想挣脱人类妄图改变猫天性的手,却没能成功。

一场恶战后,所有人精疲力竭。

Nick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看着这一地狼藉。

他有点后悔自己的决定了。



9

*小剧场*

只知黑猫是公的,其它两个是妹子,而不知道它们真实身份的某人,一日闲来无事随口调侃:

“你是拖家带口来投奔我的吗?”


“喵喵喵?”

瞬间裂了表情然而人类看不出的Renard告诉自己,冷静冷静。

两只妹子:???


完全不知道自己说出了什么的某人感觉空气瞬间降了几度。

然后他打了个喷嚏。


虽说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没错

但话说回来,都是你的后宫才对吧Grimm

【Grimm】【NR】《Wesen们的格林童话》4~6

考完试爬回来了_(:з」∠)_
很有点扯,我真的在瞎扯童话!
感觉真是为难cap了……


4

那是本纸页已泛黄的旧书,微微翻卷的页角散发着时光的气息,些许页边不平整着表现出书虫生活的痕迹。

Juliette翻开的那页,赫然映着一篇故事。

花体英文流畅潇洒虽说有些掉色,配着栩栩如生的插图,童话气息扑面而来。

插图的内容让看过来的Renard和Adalind同时吸了一口气。

一个女人坐在草地上,侧着的半边脸被丑陋的撕裂的痕迹覆盖,在她裙子周围,小猫们围了一整圈。

巫女和猫。

一瞬间三人的联想走入同一方向。

Renard与Adalind对视一眼,违和感同时从他们心底升起。这是一种Juliette无法理解的违和。

“怎么了?”

她忍不住提出疑问。

“这是本童话。”

回答的是Renard。他说:

“这是每个Wesen小时候几乎都读过的童话。”



5

这本反Grimm童话从久远时期起便在Wesen里广为流传。

Wesen们用它来告诫自己的孩子堤防Grimm,也反抗他们,其中的故事虽经了修饰,不掩其拥有暗黑倾向的本质。

Renard小的时候,他的女巫母亲就把这当做给他的睡前故事,然而这毕竟是童话,过了这么多年他对此也没什么印象了。此时再翻开这本书,熟悉的气息才铺面而来。

对这个巫女与猫的故事他是有印象的。

从前有名效力于皇室的巫女,在同行中出类拔萃,而她最大的爱好就是养猫。

她脾气很不好,对咒语又造诣极深,所以每当有人惹到了她,就会被变成猫养在身旁。

当时Renard还想过这人的爱好怎么这么奇怪,逻辑也如此奇葩。

后来纷争渐起,皇室与十字禁卫军之间局势混乱,巫女被叛变时的十字禁卫军以残忍对待人类及其他物种的原因执行处决,然而她逃走了,逃到了森林里,还杀了一名追捕她的Grimm。

她最终还是被处决了,被割掉舌头后施以绞刑。

而她的咒语未因为她的死而消散。那些被变成猫的人类与Wesen仍然是猫的形态。

故事到此结束。

其实这整篇看起来倒更像篇历史短文。

结局很扯。

至少Renard是这么认为的。



6

书里附了个图案,寻常人恐怕会把它当插图,只有巫女一类才能看出这是用古文字变过型的咒语。

“给猫施双生咒估计也没这么困难。”Adalind仔细观察着咒语,闷闷槽了一句。

“你试过?”Juliette瞥她道。

“……没”

“上面有说咒语的解法吗?”她们把话题拉回原轨。

“这是个童话。”Renard答非所问。

“……所以?”

“不幸的是,还真有。”Renard说。

“为什么要用‘不幸’?”

因为实在太扯了。Renard心想。

图案咒下有一段德语,他现在要给二女翻译,这实在令他感觉尴尬无比。

“Grimm们最终还是找到方法破解了咒语,用一个匪夷所思的方式。巫女临死前简直出了个天大的迷,开了所有人一个玩笑。”

“……所以究竟是用什么方法呢?”

空气静默了良久后,Renard轻轻吸了口气:

“……吻。”

“解咒的方法,是一个Grimm的吻。”

空气彻底静默了。

【Grimm】【NR】《Wesen们的格林童话》2~3

2

Nick本质上是不讨厌猫的,虽说曾经的经历让他对这种动物有种本能的抗拒。

按实话来讲,猫可以被称为改变他一生的媒介之一。但鬼才想要这个媒介。

如果没有Adalind该死的以猫为媒介的巫术,导致Juliette的沉睡以及之后的一大串乱七八糟接踵而来的乱事,他的人生也许会截然不同。

他当然不喜欢Adalind。几乎变成Grimm后所有的人生转折都没少了她的参合。而且她从来不是帮正忙的那个。

不过日子本来就够乱了。从成为Grimm那刻起,他就注定与正常生活背道而驰。

现在,Nick正在安置这三只被他带进屋里的猫。

他想,毕竟不是所有猫都是巫女的使者——他不知道的是,这次的猫中有巫女本人。

打开笔记本电脑上的浏览器再进入搜索引擎,输入内容搜索,蹦出来的结果令Nick的心小小一惊。

他没养过猫,现在他才发现养猫这件事说简单是不难,说复杂起来能让人脑细胞死一大片。

庆幸的是他不准备养多久。

那三只猫很乖,安安静静的,所以Nick很轻易便给它们拍好了照。

他准备明天到邻居处问问。

然后波特兰有个关于养猫的论坛,其中有寻猫一栏,他也可以去发个帖。知道这个论坛归功于他之前办案接触过的一个养猫家庭。

他按着网页上的推荐给小猫们准备了晚餐后,悲哀的发现房子里没什么供它们睡的地方。所以在纠结了一番后他将沙发铺了层垫子,并在内心祈祷小猫们会一直乖下去。

事实证明了这一点。

它们没让Nick操任何多余的心。

周五的下班后时光在忙碌的充实中度过。关灯前Nick挨个揉了揉三只小猫的脑袋,说了声晚安。

然后他走上了楼。

漆黑夜色里,三只小猫互相看向彼此,开始了它们的交谈。



3

意见达成一致后,Adalind把Renard与Juliette领到了自己的住处,翻出了各种积灰的或干净的巫术书籍。

这个行动费了他们不少力。

翻书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讲更是困难。

但面对这样的陌生的处境,没有谁会不尽全力去寻找解决的方法。

三只猫各占一方翻着书,各自以自己最大的耐心凝起专注,压下心中的急躁。

Adalind觉得这种极其陌生的咒语有必要向她母亲的珍藏请教,所幸暂时被压抑了力量的她自身血脉还是正统巫女,不然连书都掰不开。Renard则翻着其他关于咒语书籍。

Juliette成为巫女有一段时间了,适应了力量,但本质上曾是人类的她对理解复杂巫咒还存在一定困难,只能从只言片语中寻找线索。

也幸亏她对巫术了解不深,才翻了各种与“咒语”不如何搭边的书籍,误打误撞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喵!”

一声疲倦中携着喜悦的猫叫响起,Juliette爪子重重按上一张纸:“你们来看。”



[这两小段很无趣,没多少实质内容,个人因为修改了原定剧情所以卡着在_(:з」∠)_]
ps:部分常识当被作者连带Nick的一起喂吃豆人了吧。